男人四十两重天:烫金版与简装版的生活感悟

原创  2019-06-11 17:26:27  200人阅读


 
 
  人民网>>时尚  
 
 
 


男人四十两重天:烫金版与简装版的生活感悟   


 
    2004年06月14日10:48   【字号 】【留言】【论坛】【】【】
 
  40岁的中学教员“张学友”在本应不惑的年纪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惑——昔日同窗聚会,一个个紧跟时代与时俱进财大气粗,愈发显得他这个当年的高材生落魄寒酸。课堂上对学生的心不在焉,使出浑身解数插科打诨却反遭讥笑。而当年引领自己走进文学殿堂的老师重返香港,更是引发了整个家庭隐藏多年的危机……没有想到,这个正过着狼狈不堪生活的40岁男人,竟然完全没有什么理由地招来了一段滑溜溜的爱情,正当他在甜美与卑微之间挣扎,恨不得生活从头开始的时候,结局忽然来了——主人公在奔逃的惊慌中猛然醒来,才发现先前的际遇不过是梦里昙花。 

  这是香港著名的女导演许鞍华的电影《男人四十》中的情节。 这个电影让所有的观众好好体验了一把一个40岁男人的艰窘和沉重。所以,有电影评论说,许鞍华鼓捣出来的这个100分钟的片子,写尽了一个40岁的男性平民内心深处的卑微和苍凉。 

  40岁的男人是什么? 

  有人说,男人四十是一枝花。 要经过20岁的发芽,30岁的含苞,仿佛做完了一切准备工作,到了40岁,才“哗”地一下彻底开放了。于是仿佛人生在40岁这一年一下到了最完美的顶峰。 这显然说的是在40岁这一年成功的男人。 

  男人的成功各不相同,就好比鲜花品种繁多。有的男人在40岁时开成一朵兰花,幽香扑鼻,志趣高雅,只是未免曲高和寡,寂寞有余,热闹不足。有的男人积蓄了全部力量,向来不见动静,突然在40岁变成一朵昙花,往往“一现”之后便消逝,壮丽却短暂。有的男人到了40岁就自喻为梅花了,虽暗香浮动,却受霜雪之侵,美在苦寒里,实属不易,这样的男人未免辛苦。有的男人40岁开的是路边的野菊花,开得有点儿起眼,但很快便会随风飘逝,这样的男人缺少根基。有的男人在40岁时是一朵仙人球上的花,开得虽然不容易,却浑身长满了刺,只能远观,不能亲近。更有的男人,在40岁时开出的花美丽娇艳,充满诱惑力,细看之下却是罂粟花,碰都碰不得,最好看也不要去看,这样的男人最狠,却也最毒。还有一种类型的40岁男人把自己的成功搞得静悄悄的,他们要开花的话,就把自己开成是一朵丝瓜花、南瓜花、玉米花、荞麦花和油菜花,这些结果的花,不美丽却有期待,不娇柔却很实在。花开终有花落时,与其美丽一时却无奈春去,为什么就不能花落正是果熟时?让沉甸甸的果实诠释人生全部的美丽和成熟才是最高妙的境界啊。 

  也有人说,男人四十是豆腐渣。 豆腐渣是榨干了豆汁剩下来的下脚料,也就是没用的“货”了。 的确,40岁的男人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汁水了。有一天,当你发现头发愈来愈少,再怎么梳还是盖不住脑门子的时候,你就知道40岁来了。以前上街,与漂亮女孩眼波交会,必怦然心动,等到有一天匆匆上路,你不看她,她也不看你的时候,你就知道四十岁来了。以前你动辄登高赋诗,好作千古之叹,等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仅能写些报屁股文章,好换些沽酒小钱的时候,你就知道四十岁来了。以前科长年纪比你大,你也敢顶撞他,等到有一天,你发现科长年纪比你小,被他数落一顿,你也陪笑不已的时候,你就知道40岁来了。以前你以为自己多少也应该混上一栋至少有4000平方草坪的大豪宅,最不济也要在城市的CBD里面搞上一个上百万的公寓,再整上一个巨大的落地玻璃窗,一派一览众山小的气概,等到有一天,你忽然想搬到面朝闹市的一楼,一来因为身体暴肥,脚力渐弱,二来要准备万一下岗,可开个杂货铺,还可以做一做街坊的生意,这时候你就知道40岁来了。 

  哲学家培根说:人进入中年,“已经向命运之神交出了他的抵押品。他已干不成什么大事,无论是大善行,抑或是大恶举。”故男人到了40岁的这一年,必然多庸俗无奇,语言无味,面目可憎。说“男人四十一枝花”,那指的是成功人士,与我等平庸无能之辈何干?蓦然回首这多年来的变化,谁说“岁月侵人不着痕”呢?40岁的男人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留岁月的痕迹。 

  人到40岁,就一定有了卡夫卡小说中的格里高利的恐惧:害怕自己一夜醒来会变成一只虫,一只甲壳虫。40岁,每天早上睁开眼睛,总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并非自己所有。我不再是单纯的我,同时更是太太的先生,儿子的爸爸,父母的儿子,单位的一个小职员,社会的一枚小小的螺丝钉。自己还没有开始转动的时候,身后就有多重力量逼着你疯狂地转动。 

  40岁的男人不同于二三十岁的男人,在面对失败的时候,他已经不再敢说自己还有大把的机会;40岁的男人也不同于五六十岁的男人,他们可以歇下来站一站,停一停。40岁的男人虽然已经非常非常地累,但却一定还要脚步生风。40岁的男人坐在城市的高处喝茶,他看见窗外灯火斑斓的浮华,已经不再幻想着自己要走进灯火里,成为风景。于是,10岁的梦幻、20岁的孟浪、三十岁的张扬,就像杯中的茶水,越来越淡,越来越白。40岁仍然还很平庸的男人一定已经明白,这一辈子就是这一杯握在手里的茶,起初的味道是浓的,中间是苦的,后来便是淡的了,而且要一直淡下去。 

  男人四十两重天。 

  一重在天上,高入云霄,这是成功的男人;一重在地下,低入尘埃,这是平庸的男人。 

  一重在过去,豪情万丈,这是一个回首的姿势;一重在未来,烟霞渐晚,这是一个前望的姿势。 

  男人四十烫金版 

  版主:赵伯鸿(化名) 
  年龄:40岁 
  职业:深圳某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 

  我个人认为自己是属于什么都没有耽误的那种人。我是1964年出生的,18岁的时候以一个农家子弟的身份考上了大学,学的是经济。本科完了念硕士,然后又出去留学,再在华尔街工作了两年,又在香港的银行工作了两年。然后就来了深圳,先是在一家国有银行工作,3年前下了海,和几个朋友一起做起了投资。主要做一些国有企业的不良资产收购整合方面的业务,拜托大家,生意还不错。 

  任何一个人的成功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,我相信这个。当然,也有人一夜暴富,但我并不羡慕,因为我总觉得他们的根基不扎实,事业没有基础,就像一个空中楼阁,总有垮塌的危机。我从上学到毕业,虽然说到处跑,几乎几年就换一个地方,但在关键的时候脚步是踏实的。我离开华尔街的时候,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,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地方啊,几乎集结了全世界金融方面的精英人才,一旦成功,就会非同凡响。但我不这么想,要想在华尔街这样的地方出人头地太难了。所以我选择了香港。再从香港回到深圳就游刃有余了,想不成功都难,哈哈,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说法。 

  我下海这几年和一些“财富英雄”级别的人物相比不算什么,挣的不过是“俩小钱”而已。不过我个人还比较满足,去年在罗湖买了房,150多万,BMW也开上了。按理说我不应该这样,事业才开始,应该把钱花在“刀刃”上。做我们这一行的,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财富进度表,30岁的时候要赚多少多少万,40岁的时候要赚多少多少万。但我不这样看,从来也不像他们这样着急。说一个故事,是我的一个校友,我还在上学的时候,这位弟兄就在华尔街任分析师,后来做到首席分析师,年薪至少在50万美元左右,怎么说也是大家羡慕的成功人士了。说来惭愧,我在华尔街的时候年薪才有3万美元啊,老婆不工作,最多也只是个养家糊口,买房子是根本不用想的。所以我一向羡慕这位弟兄,雄心勃勃,事业那么成功,看我这土老帽,安逸享乐,这辈子不会有什么出息了。可不久我就知道他和青梅竹马的太太离了婚。因为那里的工作压力太大,据说忙到了完全没有性生活。在我知道这弟兄离婚的原因后,开始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。 

  说来你们一定不相信,在我的生活里,女儿和老婆是第一位的,事业才是第二位的。为了让女儿知道蔬菜从地里长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,我会专门开一趟车到郊外的菜地。现在她还在上小学,我每个月都会抽时间去看她的老师,了解她在学校各方面的情况。我对太太就更不用说了,她对别人说,我平均每个星期都会让她实实在在地感动一次。哈哈,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吧。 

  其实男人在40岁的时候,在事业上不过才有了一个大概的模样,或者说成功的气象。我这么说可能很多人不同意,男人没有紧迫感怎么行?如果不趁年轻时赚钱将来怎么办?人不能活在将来里,你怎么知道你有将来呢?钱是永远赚不完的,宁波新乐洗衣机,也是永远赚不够的。能确定的是你有现在,你应该把现在活好。因为生活的真正意义是你在死前回过头来问自己:这一辈子是不是活得很快乐,是不是对得起家人,而不是一辈子赚了多少钱。我们的孩子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他们手中的玩具值多少钱,而是他们的爸爸是否有时间来陪他们玩,哪怕最廉价的LEGO。 

  男人四十简装版 

  版主:李萧桐(化名) 
  年龄:40岁 
  职业:深圳福田区某建筑监理公司职员 

  男人四十困惑多,对一个在40岁这年遭遇了事业瓶颈的男人来说更是这样了。 

  我来深圳的时间其实很早,80年代末就来了。原来在深圳建设控股集团下面的一个建筑企业工作,做现场管理,由于职位一直比较低,10多年都是普通的主管级,单位的效益不好,工资一直很低,到现在还住在原来单位分配的三房里。我原来的爱人是中学的同学,做教师的,后来分手了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生活提升的速度慢,这是做男人的悲哀。现在我带女儿生活,她今年15岁,上初中。 

  在我39岁这一年碰上了事业的瓶颈,原来单位搞股份制改革,分流了一批二线的管理人员,这中间就有我。我来深圳后过的一直是“太平日子”,国有企业嘛,效益再不好也能过下去,没有想到没有远虑就有了近忧,去年就被分流了,也就是“下岗”。40岁的时候还要改行,总有不稳定的感觉,特别是在国有企业这样“太平”的地方呆久了之后。虽然我也很快找到了工作,在一家监理公司做监理,但可以说几乎还没有上轨道,还在调整期。 

  男人就是这样,事业上不顺了,在外面找不到成就感,就开始想要回归家庭。没有想到就在我要回家,从相依为命的女儿身上寻找一点亲密情感慰藉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在家里在女儿眼里已经快要成了陌生人了。这是最悲哀的事情了吧。 

  我虽然对女儿很珍爱,在她的生活上可以说是无微不至,但因为平时工作上的事情很多,和她的交流其实很少。有了回归家庭的想法之后,有一天晚上,我特地抽时间和女儿聊天。不经意间女儿说起了她的一个同学,各方面都比她差,甚至在她看来根本“不入流”,但由于家里很“有钱”,全身上下都是时尚和潮流。说着这些的时候,女儿的口气中流露出羡慕的神情。我觉得她的想法不对,正想开导开导她,没有想到,她说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:我中学一毕业就出来打工,攒了钱将来自己做老板。对于一心想培养她上名牌大学的我来说,怎么能允许她有这个想法。于是训斥了她几句。没想到她一点不买账:“上了大学有什么用?你不就大学毕业的吗?一个月还挣不回我同学脖子上的一台MP3!”我被激怒了,说她:“年龄这么小就这么爱钱,怎么这么像你妈……”这显然是一句欠考虑的话,因为在她的眼里,母亲虽然不好,但却是不容侵犯的。她站起来,睁圆了眼睛,好久才声嘶力竭地冲着我吼道:“你根本没有资格教育我,一辈子只配做一个穷酸的职员,哪怕你稍微有本事一些,我妈也不会跟别人跑掉……”说完,冲进了自己的房间,“砰”地摔上门。 

  女儿的话刺得我的心好痛好痛。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在深夜的大街上走了好久好久…… 
 
(责任编辑:张爱敬)  


           
精彩推荐:  
 
25年冒死拍摄火山  
   
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 
   
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 
   
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 
 


 

 
 
 
热点新闻榜  
 
...更多  
 
 
 

 




 
       
 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xxxl.com.cn/xinleshenghuo/219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新乐生活网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上一篇:通过工信部投诉中国移动的亲身经历与心得感想
下一篇:【教师感悟】我们的第一次“赶集”生活